「The Eternal Glory.」
「爱好很多 自娱自乐」

「夜雨聲。不煩」

前世今生


*黄少生贺 一发完结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的脑洞
*bug私设满天飞 笑纳笑纳

(上)

住在蓝溪河畔的老喻是个鸡农,养了一大院子的大公鸡大母鸡和鸡苗苗。
老喻年纪不大,二十五六,只是平时说话行事总是慢吞吞的,又总穿着一身斯斯文文的蓝白绸褂子,再加上养的一手好鸡,村儿里人便尊称他一声老喻。
要说老喻家的成鸡,公的个大肉鲜母的下蛋勤,白斩鸡泡椒凤爪麻辣鸡翅各是一绝,不仅在蓝雨村有名,在妖界也是小有名声。

正值七月半,百鬼夜行日,老喻趁着太阳下山之前早早地赶鸡进窝,回他的小茅屋里泡上一壶好茶,拿出本闲书静静读,好不悠哉。

黄少天是只刚修成妖的九尾妖狐,今儿个是他头一回参加百鬼夜行日,心里激动得不得了,叽里呱啦嚷嚷了一路。
“张佳乐你说这人间的母鸡是什么滋味啊,听说比咱妖界的好吃多了,百鬼夜行日这么乱,肯定没人注意到咱们,乘着这功夫去山下好好补一顿怎么样啊?”
“叫前辈!”张佳乐鄙夷地斜了黄少天一眼,翘翘屁股抖抖九条尾巴,“那时候我们的先辈不就因为偷了人家的鸡,害得最后喻家人封了我们的灵木,多少小狐狸修不成正果,你还想作死啊。”
“所以说说这人间的母鸡可是有灵气的,不然为啥先辈们拼了老命也要吃了那一院子鸡!说不定吃了你身上的诅咒就没了…哎呦喂。”
张佳乐伸出前爪狠狠踩了黄少天嫩黄色的尾巴,头也不回地跟着前头的人走了。

平时张佳乐总是和黄少天厮混在一起,当前辈的样子自然也架不起来。
张佳乐比黄少天早几年修成妖,在九尾妖狐里其实算是妖力强大的一个,不过张佳乐成妖那天管妖炉的王杰希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拿错了丹药给张佳乐,那丹药也没什么副作用,只是每年妖狐赛灵力的时候张佳乐总会像中了什么奇怪的诅咒一样永远拿不到第一,而这第一,几乎年年都是叶修的。

又说到叶修,这叶修可是只修行了千年的老狐妖,堪称妖界教科书,从体术到幻术,没他不精通的。此行九尾一族百鬼夜行日出山寻破解千年灵木封印的办法,便是他带的队。

四周各路妖魔鬼怪点着灯下山,萤火照得山间忽明忽暗,黄少天第一次见这么壮大的场面,不禁好奇地东看看,西瞧瞧。

…然后他光荣的掉队了。

没等黄少天想着怎么追上队伍,山头下面一阵嘈杂的喧闹吸引了他的注意。

只见山下溪边,有座小茅屋在黑夜里闪着温和的光,而那屋子后院聚着一群小妖。

一看就是一群看准这屋子偏僻,准备在人间作孽的小妖精,不过在黄少天眼里,重点是他们围着的那群肥嘟嘟毛茸茸的母鸡。
什么千年妖木冯长老的话都抛在了脑后,黄少天在原地蹦跶了几圈,化作一道幽蓝的光蹿进了鸡棚。
三下五除二赶走作孽的小妖精,黄少天勾勾嘴角,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前的母鸡们。

啊,会走路的晚餐哟!

“谁在那里?”
茅屋后门一阵响动,有个人影借着屋子里的光探出了身子。
糟了!被发现了!黄少天暗叫不好,一秒脑内过了无数魏老大说的被人类发现的狐妖被生吞活剥拿去祭天的故事。
要说这鸡农,头号天敌就是狐狸,更何况成了精的狐狸,这被发现了可不得了了——眼见不好,黄少天急中生智赶紧施法了个幻化成人形。

金发,碧眼,白白嫩嫩。
没耳朵,没尾巴,完美。
正在黄少天洋洋得意的时候,一阵凉风吹过大腿。
好像少了什么…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在来人提起油灯之前抓起手边老母鸡挡住了重点部位。

“咕咕咕!!”
紧贴奇怪部位的母鸡表示我真是日了狐了。

小茅屋里,老喻在炉子下点了堆柴火,好心地拿了条毯子给赤裸裸的黄少天披上。
黄少天声情并茂地给这个看上去毫无战斗力的人类讲述了一个天黑路滑砍柴少年从失足山崖摔下,刚好跌进了他家鸡棚的故事。
虽然很丢脸,起码比被人类发现他是个妖,送给道士祭天好。
“这般那般就是这样啦…你看我这么可怜大晚上回了家还扭了脚。不如让我歇一晚上,你放心明天天一亮我就走!”
黄少天捧着老喻给他倒的茶,就差学着隔壁方锐补上一句“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不过对面的人可真好看啊,狐族向来以美貌闻名,什么样的妖孽美人黄少天没见过,但是眼前这样的人他还是头一遭见。
说不上哪里特别迷人,从头到脚、普普通通的五官四肢在他身上组合着就是特别好看,干净地一尘不染。
“哦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呢?”
“我姓喻,村里人都喊我老喻。”老喻笑笑,脸颊映着柴火的火光,暖洋洋的,“少侠你若不急,伤好了再走也行。”
“哈哈哈?你才几岁啊就老了啊?话说你一个人住在这山崖边,就不怕山上妖怪下来吃了你哦?”黄少天怔了一下,随即晃着两条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下去。
“心中坦荡,怎需害怕妖魔鬼怪?”老喻倒也不恼,慢慢地说着。
哦呵呵,妖可不管你坦荡不坦荡,你一大活人加一院子的大活鸡,在我们眼里就是插着两条腿的午餐,更何况你还是喻家的后人。
黄少天暗自想着,嘴上却说,“好一个坦荡的隐士哇!”

老喻一点也没有赶黄少天的意思,反倒好鱼好肉地招待了这位“不慎落山”的少年。

黄少天左手一只白斩鸡大大腿,右手一块鸡脯肉,吃的满嘴流油赞不绝口。

“哎~你做的白斩鸡可真好吃。”

“过奖过奖。”

老喻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拿着他珍藏的佳酿一口一口往嘴里倒,喝多了的黄少天两颊红红的,打着酒嗝,清澈的蓝眼睛最终抵不过醉意,悄悄藏进了眼皮里。

这一住,黄少天在老喻家足足呆了七七四十九天,直到张佳乐火烧屁股似的找来了这座小屋。

本来黄少天也没计划呆着么久,谁知老喻做白斩鸡的手艺实在太好,黄少天便借着腿伤未好的理由当起了钉子户。

一月多的时间对老喻来说并不是那么漫长。

对黄少天来说更不过是一瞬。

“我天。黄少你多大胆子居然跟喻家人混在一起,你不知道他们封了我们的千年妖木啊?”张佳乐揪着黄少天的耳朵,“你就不怕他把你千刀万剐做成白斩狐。”

“停停停。那都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啊。”黄少天捂着耳朵,“我都在那那么久了你看不也没缺胳膊少腿。”

“而且我跟你说啊!他做的白斩鸡可好吃啦!肉嫩汁多…那一口咬下去哟…啧啧啧。”黄少天眯着眼睛回味起了鸡肉的味道,一脸幸福的样子。

“我是怎么都跟你说不通了是吧!你居然被几只鸡给收买了!”张佳乐捂着心口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乘着魏老大他们还没发现赶紧跟我回去吧,否则这人可就小命不保了。”

黄少天没说话,神情复杂地看这张佳乐。而这一走,黄少天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老喻告别。

(中)

黄少天被张佳乐连拖带拽地拉去了千年妖木,却在那里看到了一个他最不能想到的人。

老喻。

“嘿!你不能过来!会没命的!!”黄少天这一下急了,也不管自己是狐妖的身份会不会暴露,拽着老喻就往妖木边上的结界钻。

“我知道。”老喻却丝毫不惊讶,一脸坦然,“我一直知道。”

黄少天身体僵在了原地,他没回头,却听到老喻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看过喻家的家书,知道狐族刚修炼成的灵丹需要千年妖木的力量才能真正成型,也知道百年之前喻家人封印了狐族灵木。”

“狐妖没办法解开这道封印,但是我可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喻家的后人,我可以揭开这张符。”

解铃还需系铃人,喻家人设下的咒,也只有喻家人能解,然而靠近妖木的人类必因灵魂出窍而死。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啊,少天。”

几句话打雷似的在黄少天脑海里翻腾,黄少天瞪大了的眼睛里一阵酸涩。

他一直知道,知道黄少天是狐妖,知道喻家人封印了妖木,知道他们彼此是世仇。

但那天他留下了黄少天,不惜性命护着他周全,甚至连后路都帮他准备好了。

看着老喻摇摇晃晃的接近妖木上猩红的符、咬破了手指颤抖又有力的把手按在了那张纸上。

黄少天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一步都迈不出去,因为他听见老喻说:

“少天,我揭这道符不是因为喻家的愧疚和补偿。”

“不瞒你说,我当初留你下来只不过是因为好奇家史上写的那些该千刀万剐无恶不赦狐妖究竟会对我如何。”

“你在我这整整四十九天,知道我是喻家后人也未伤我分毫,甚至帮我悄悄赶走了很多妖魔鬼怪。你说过仇恨永远是越滚越大的,但是我们都变了。”

“你值得更好的未来。”

呲的一声,老喻把阻碍了狐族将近百年的封印给揭了下来。

……

“对不起魏老大、我不能让你们杀了他。”
面对赶来的狐族众长老,黄少天收起了僵在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拿手胡乱抹了把脸,冰雨随着寒流慢慢在他手上汇聚起来。

老喻揭掉那张符的一刻,黄少天的脑子里走马观花似的浮现过出很多画面。

说要把白斩鸡发扬光大的老喻、笑着说“每年七月半都可以来”的老喻、明知道喻家与狐族的世仇还偏偏护着自己的老喻。

黄少天听过老喻对未来的憧憬,人的一生太短暂了,而老喻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

他们的未来无法相交,但是他要送他回去。

去完成那些属于他的未来。

于是黄少天毅然骑士般挡在了老喻身体的面前。

(下)

千年妖木里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上来。

倒是妖界传得最广的一种是刚成妖的黄少天硬是发了疯似的活活逼退了长老魏琛。

至于魏琛有没有对昔日爱徒手下留情,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蓝溪河畔。

黄少天甩了甩他九条漂亮的尾巴,盯着眼前草塌上安安静静睡着了似的老喻。

“嘿、你说你卖了这圈鸡就够彩礼钱娶村口的姑娘的、还要生一堆儿女把喻家白斩鸡的名号传出这座山头…”

“我不能每年来吃你家的白斩鸡了,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狐族最强的剑客,你也绝对不能食言啊。”

黄少天的妖狐灵丹闪着幽幽的蓝光,一点点渡进了老喻的身体,缓缓把老喻出窍的魂儿拉回了他的身体。

他望着沉沉睡去的老喻,踉踉跄跄地转头离开。


(尾声)

村里一直传说蓝溪河畔的老喻在百鬼夜行那天中了狐族妖术,就连村里最好的道士都叹息着摇头,说他这是灵魂出窍,没治了。

但在鬼门关过了一遭的老喻奇迹般地痊愈了。

后来他和村口刺绣的姑娘成了亲,生了一双儿女,活了一百零八岁,老喻家的鸡圈也像有了神明眷顾,再也没有闹出鸡瘟,也没有遭到妖怪的袭击,去世那天他拉着儿子的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后山小树林,嘴巴开开合合,咿咿呀呀终是没有说出一个字。

每年七月半百鬼夜行之日,老喻家的饭桌上总会多出一道白斩鸡,只是七十年来,他再没见到那个叫黄少天的少年。

黄少天以妖力私通人类,按妖典来罚,本该遭到天谴之责,然而狐妖大会上,叶修叼着根烟草,说黄少天渡出了灵丹,就已不再为妖,怎么能拿妖典判罪。
况且他还助狐族找解开了千年灵木的封印,功过相抵,理应不再追究。
说得毫无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少天,人妖殊途,即是能相伴一生又如何。”叶修叼着根草梗,揉了揉黄少天的背,远远地望着灵木之后的七彩云霞,“人类的一生太短暂了,早些忘了吧。”

这个道理,他叶修早在千年之前便在苏沐秋身上明白。

叶修和张佳乐悄悄把黄少天连同那一群刚成妖的小狐狸送进了千年灵木之中,
狐族复兴,借着灵木的妖力,五百年后黄少天终于又修成了妖。

重新修炼成妖的黄少天再次“路过”了那蓝溪河畔的小山头,这块儿地早已不再是当年的荒山野岭,熟悉的破茅屋早已不在,一座漂亮的小洋楼静静立在河边,黄少天化作狐身,上前细细一看,白墙砌的砖墙口坐着个四五岁的娃娃,怀里抱着只小母鸡。

黑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转身噌地钻进了林子。

五岁的喻文州回过头,一句是“谁在那”没有问出,下意识对着空空的林子脱口而出:

“少天?”

end

评论
热度(3)

© 「夜雨聲。不煩」 | Powered by LOFTER